主页 > Z爱生活 >计程车产协秘书长:Uber仍是假租赁,真载客 >

计程车产协秘书长:Uber仍是假租赁,真载客


2020-08-05


计程车产协秘书长:Uber仍是假租赁,真载客

Uber在台的营运因为适法性问题而再度引发争议,在交通部确认Uber现行与租赁车的营运违反公路法第34条分业营运规定之后,已经着手研拟修正汽车运输业管理规则的相关规定,要让小客车租赁业与小客车客运业有明确的分别,因而也引发Uber的不满,所谓共享经济与法规调适的争议再度浮上檯面,在讨论之前,我们来看看近期各个主要国家Uber产生的问题:

他山之石,纽约的现况:

人口850万的纽约市是美国最大的网约车市场,也是Uber等叫车APP蓬勃发展之地,但今年八月初,纽约市却通过法案停发叫车APP新增车辆牌照,理由如下:

  1. Uber跳脱原本计程车法规,额外增加大量新的营业车辆牌照,进行低价竞争的结果导致原本合法的计程车司机出现自杀潮,光今年上半年就发生了六件计程车司机自杀案件,甚至连Uber自己的司机也因为营业车辆无上限增加出现生计陷入困境而自杀的窘境,因此纽约市政府通过法案限制不得再发放任何新营业车辆牌照,另外也明定司机的最低收入标準,也将重新检讨评估叫车平台政策。
  2. 营业车辆无限制加上Uber叫车平台以低价恶性竞争的结果,造成纽约市区塞车情况更严重,形同全体用路人共同牺牲,纽约的公共运输使用频次更因此下降,严重损及公共利益。
计程车产协秘书长:Uber仍是假租赁,真载客
今年纽约通过法案停发叫车APP新增车辆牌照。

另依据摩根大通研究所日前发布的研究报告指出:2017 年美国 Uber、Lyft 等网约车司机以及 Uber Eats、Postmates 等快递人员的平均收入比 2013 年减少了将近 53%,主要原因如下:

换言之,当初Uber等叫车平台崛起的关键因素除了便利性外,其背后真正的优势是补贴手段,除了补贴乘客搭车的车资低于当地合法计程车业者抢客以外,同时也以补贴方式吸引司机大量加入营业的模式,在司机快速膨胀及平台减少补贴之后,马上就面临收入减半的窘境,亦即,若去除补贴因素,市场根本无法养活这些增加的营业车司机数量,所谓的网约车营业车辆大量增加,只是平台补贴所造成的虚胖现象,一旦停止补贴,马上就让从业者收入大幅降低。

他山之石,澳洲现况:

另一个Uber合法化的国家澳洲,也在日前发生超过1200位计程车司机对Uber提起集体诉讼,控告Uber利用非法方式不公平竞争造成经济损失,求偿金额高达数亿澳币,也创下澳洲史上最大规模的集体诉讼纪录,而雪梨也是Uber成功完全征服的城市之一,但却同样发生让合法司机为了生存连半夜都不敢回家睡觉,必须在街上逗留抢客的悲惨现象,甚至发生司机连续驾驶超过21小时肇事致死的情况,在了解雪梨营业小客车司机的惨况后,也就不难理解为何澳洲日前会发生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集体诉讼控告Uber,因为Uber的营运模式脱逸了运输业法规的基本规範后,必然会来相当程度公共利益及行业正当秩序的破坏,而这些成本就是当地社会及政府必须承担的!

他山之石,欧盟:

对于共享经济及新经济最保护的欧盟也甫在去年底由欧盟法院判决认定:Uber并非共享经济亦非创新经济,而是一家计程车公司,必须遵守各会员国的运输业法规,不得再享有法规特权。

英国伦敦:

去年八月伦敦市政府曾拒发Uber营运许可,主要的原因是伦敦Uber因为管理失当,沦为性侵犯罪的工具平均每十一天就在Uber车上发生一件性侵或性骚扰案件,导致伦敦市长的强力抨击,断然否决Uber的合法营运资格,Uber的执行长也特别为此道歉并承诺改善相关问题,其后透过争讼程序,伦敦法院判决有条件让Uber再取得15个月的特别营运许可。

Uber 根本问题:将内部成本外部化让社会承担

运输业在世界各国为何大多被列为特许行业,必须接受特别监管?这是要讨论Uber法规调适问题必须先被理解的问题,因为运输业除了在战时具有国防动员的重要功能外,通常还涉及到一些特别重大的公共利益,必须特别管理,接受特别的监管。

首先,汽车运输业就是使用公路来营利的行业,而公路本身就是由全体纳税人出钱兴建的「有限公共财」,任何人要利用公路来营利,就必须要接受一定的规範及合理分配,不容许无限度完全自由地利用公路营业,否则势必排挤其他非营利用路人的权益,从而运输业的营业牌照管制制度由此而生,透过牌照来管制数量。

此外,通常也会针对车辆本身有特别要求,以确保安全,因为这些运输营业行为都有大规模、反覆常态利用公路营业的特性,如果是以载运人为主的客运业,更因涉及到人身安全问题,对于安全要求更高,特别是在小型封闭空间内的载客行为,更有高度的乘客人身安全考量,因此必须针对车辆及司机资格做更严格的管理。

这也是为何台湾的合法计程车形成必须统一漆上醒目的黄色、必须使用白底红字的特别车牌以便于辨识查缉,司机则是除了职业驾照外,更须通过执业登记证考试,直接受警政机关管理,定期接受警政机关前科素行查核,其目的就是为了特别保障乘客安全,这也是台湾目前相关公路法及交通法规针对运输业所规範的重点。

计程车产协秘书长:Uber仍是假租赁,真载客
Uber于去年四月小客车租赁合作重回台湾。

因此Uber在台营运模式的合法性问题,关键之处就在于其直接牴触公路法第34条规定的分业营运原则,公路法第34条规定:「公路汽车运输,分自用与营业两种。自用汽车,得通行全国道路,营业汽车应依下列规定,分类营运:

一、公路汽车客运业:在核定路线内,以公共汽车运输旅客为营业者。

二、巿区汽车客运业:在核定区域内,以公共汽车运输旅客为营业者。

三、游览车客运业:在核定区域内,以游览车包租载客为营业者。

四、计程车客运业:在核定区域内,以小客车出租载客为营业者。

五、小客车租赁业:以小客车或小客货两用车租与他人自行使用为营业者。

六、小货车租赁业:以小货车或小客货两用车租与他人自行使用为营业者。

七、汽车货运业:以载货汽车运送货物为营业者。

八、汽车路线货运业:在核定路线内,以载货汽车运送货物为营业者。

九、汽车货柜货运业:在核定区域内,以联结车运送货柜货物为营业者。

前项汽车运输业营运路线或区域,公路主管机关得视实际需要酌予变更。」

从公路法第34条规定所揭橥的「分业营运」原则可以清楚了解法规上的汽车运输业共有九大业别,又可归纳为三大类即「客运业」、「租赁业」、「货运业」,各项业别各有其核心业务範围,彼此之间更不得跨业营运,即便同属客运业,「市区汽车客运业」跟「游览车客运业」也各有不同执照及规範,不得跨业经营!

而Uber目前所合作的对象则是小客车租赁业,是以小客车出租供他人自行使用为营业範围,与客运业是以载客收取运费为主要业务明显不同,故小客车租赁业在「汽车运输业管理规则」中有所谓「代僱驾驶」的项目而可以在租车时要求同时僱用驾驶代驾,但仍必须确实依附在车辆租赁契约的範围内去附带驾驶,而不能变成以载客营业为常态的客运业。

Uber就是「假租赁,真载客」

简而言之,Uber目前的营业模式就是「假租赁,真载客」,违反公路法第34条所定的分业营运原则,这也是为何交通部日前要求公路总局应修正汽车运输业管理规则相关规定,杜绝Uber「假租赁,真载客」的违法模式,引发了部分租赁车业者的不满而向交通部抗议,但就法论法,少部分租赁业者确实已经藉由与Uber合作而违法跨业经营客运业,违法了公路法的规定,又规避运输业法规对于小客车客运业的严格规範,并使得单纯搭车的乘客被迫成为的车辆租用人,衍生肇事后可能被要求连带赔偿等争议,影响的範围已非单纯行业之间的合法竞争问题,而是连带影响到乘客责任及乘车安全问题。

从而Uber实际经营模式是透过派遣小客车载客营业收费的行为,其实完全属于公路法要规範的小客车客运服务业的範畴,本来依法就必须接受牌照管制及司机资格特别规定的限制,但我们也了解,公路法规对于客运业的相关规範完全不利于Uber「快速大量增加服务车辆」以有效抢夺市场占有率及获取最大利益的发展政策,因为合法的客运业司机除了必须有职业驾照外,还需另外考取执业登记证并接受警政机关直接列管。

此外,车辆也必须使用有「总量管制」的计程车红色车牌,这些都是让Uber迴避合法纳管的主要原因,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何Uber一直不愿意依法申请目前在台湾公路法规範下唯一合法的「网约车」—多元化计程车的缘由。

综上所述,Uber在去年四月宣布重返台湾与租赁车合作的模式其实从头到尾都没有真正合法过,在现行公路法的规範下,这样的模式也没有合法的空间!相关争议也早有人提出论据,这从对Uber向来支持的交通部前部长贺陈旦在去年九月接受立法院洪慈庸委员质询Uber适法性问题时,他回答竟是:「没有特别违法之处。」,而不敢直接正面肯定其合法,早可见端倪。只是当时部长的态度为了挺Uber而轻纵了Uber违反公路法第34条分业营运规定的违法之处,也让Uber在小客车租赁业的掩护下又营运了一年多,但违法的事情终究难以长久维持,后来的吴宏谋部长也在立法院交通委员会的决议下,愿意依法行政,要求Uber必须遵守分业营运原则,其实是正确的方向。

Uber在台湾的业务如果要符合公路法34条分业营运原则,有两条路径可走,如果仍然选择要做小客车租赁业的资讯平台,那幺就必须真正转型成为租车业务的平台,换言之,就是把现有小客车租赁业务资讯化,让真正要租车的人藉由Uber可以租车或者租车附带驾驶,而不再是以载客营业为主的叫车平台。而若是要维持现行的叫车载客模式,那唯一途径就是申请计程车客运服务业执照,正式成立Uber多元化计程车队,派遣完全合法的计程车载客营业。

如果上面两条路径都不可行,而必须修改整个公路法对于运输业的分业管理规範架构,那幺Uber就必须提出更强的正当性告诉大家,要求政府特别为了它的需要去修法的理由何在?!运输业的分业营运原则特别是从各国政府最新的处理情况来看,要求Uber回归运输法规及加严规範才是主流,毕竟共享经济的口号已经被发现只是合理化非法营业的藉口而已!Uber想要继续在用非法方式钻漏洞营运,必须提出实质正当的公共利益理由,并且告诉大家它如何在遵守总量管制、司机安全管理及运输业责任承担上如何尽责,否则现行法规下,任何要帮它解套的政府部门也都会面临同样的质疑,甚至负上违法图利的法律风险。

台湾现况是否有替Uber修法的必要?

台湾计程车牌照有总量管制,总额大约11万张牌照额,但实际挂牌营业的却仅有86000部计程车,还有约34000张空牌无人使用,可见台湾的计程车市场是一个供过于求的情况。

此外台湾的计程车行业过去也承担了收容许多社会边缘人的社会责任,因此民间有「计程车是台湾男人最后一个行业」的说法,许多人或因失业或因经商失败等等因素难以在原有职场营生时,就转来当计程车司机,所以计程车除了是準大众运输业之外,更有社会收容的价值与意义,让许多社会边缘人能够自力更生求得温饱。

计程车产协秘书长:Uber仍是假租赁,真载客
作者认为台湾计程车业过去承担收容许多社会边缘人的社会责任。

故Uber进入台湾市场,不论是以自用车辆或租赁车充当短程载客的计程车使用,直接受冲击者即为计程车产业及司机,故自2014~2018年,计程车业针对Uber的抗争层出不穷并未中断,期间立法院在2016年还曾修正公路法重罚Uber以自用车充当营业车辆的营业型态,导致Uber在2017年曾短暂停业退出台湾,现在重新营运后转与租赁车合作。

但问题依然存在,台湾的计程车市场原本就已是供过于求,再新增营业车辆进入市场,只是稀释原有司机生计,纵使Uber一开始以双重补贴方式快速扩大市场及规模,但侵蚀到的主要还是原有的计程车市场,所以对于国家整体经济而言并无实质助益,只是把收入从原本的计程车司机转移到新加入的租赁车司机身上,但政府得面临一个选择就是要如何处理原本带有社会收容意义的计程车产业?当原本就处在生活基準线边缘的计程车司机面临Uber投入大量资源补贴抢走客源时,将让计程车司机陷入难以生活的绝境,其结果就是重演纽约司机自杀潮或者沦为犯罪及抗争不断的社会动荡成本。

从台湾计程车的发展历程来看,车辆的供给并非不足,而是需要更有效率的调度及改善整体服务品质,这是政府及计程车业界必须共同处理的问题,但捨此途不为,反而让违反运输业公共利益及规範架构的非法模式存在扩大,未来造成的问题才真正难以处理,从现在各国政府开始祭出强力规範的情况来看,更能点出台湾政府现在该处理的方向为何。

持平而论,Uber的争议背后所呈现的另一个核心问题是,新技术的应用在涉及到其他现有领域,特别是公共利益程度高的特许行业时该如何处理?政府作为公共利益的守护者,公权力的执行者,一方面要顾及现有法规制度所要维护的公共利益,另一方面又不能阻断科技进步所带来的可能性,两者如何衡平?科技产业与传统产业如何竞合?首先,科技进步的核心目的及价值是什幺?!笔者认为科技进步的目的与价值应该是创造更多人的福祉,而非损害公共利益甚至逼迫人走上绝境的结果。Uber投入大量资源开发APP及相关大数据统计应用固然带来技术的进步,但其以规避法规,并将企业责任、成本外部化、坚持抽取高达20%~30%高额利润及透过低价恶性竞争的手段却是对原有的合法产业造成不公平竞争并严重剥削从业人员生计甚至危及乘客权益及人身安全的最大问题,结果又将产生大量的社会成本丢给政府及全体社会共同承担,则是其弊,这样的结果又岂是以维护最大公共利益为职责的政府可以接受的?

如何善用其科技技术,但又不会对台湾运输产业造成伤害,甚至是助益,才是政府首要思考的重点,笔者也试举日本运输业面对新科技发展之处理原则作为借镜,日本ZMP公司是一家日本自动驾驶技术开发的新创科技公司,但ZMP公司在遵循日本运输业法规前提下,不得自己执行运输业派遣载客业务,而是必须与合法计程车业者合作,依照日本运输业法规及监理沙河制度进行实际运作,让自动驾驶需要的实验场域及营运模式完全在合法计程车业上执行,而不是让科技业跨业直接从事运输业业务。

其好处就在于,科技业者有科技业者的核心能力,运输业有运输业的责任及核心能力,合作的结果是双方力上加力,而非任其互相竞争,甚至变成恶性竞争。其次,它们将自动驾驶技术将优先用在协助解决日本计程车司机严重老化,人力不足的问题上,而非全面性直接取代司机,其价值在于用科技补充人的不足,解决社会问题,而非强行用科技淘汰人类的工作价值。看见日本政府如何规划管理科技业跨界进入其他产业的政策作为,可以归纳出几个原则:

一、严守业别分际,跨界以合作代替竞争。

二、科技用于补充人的不足及增进福祉,而非取代人。

回头来看,Uber也是一家自动驾驶的APP科技公司,若其技术必须完全应用在台湾的合法客运业上,而非自己经营派遣平台,甚而用其他非法车辆取代合法营业车辆的竞争模式,一来Uber可以跟台湾共享台湾的交通数据资讯成果,二来,也可以帮助台湾合法计程车产业升级,而非现况以租赁车要强行取代计程车的恶性竞争模式,那幺将可以大大减少台湾处理相关争议的社会成本,并且也在科技发展与传统产业的竞合问题上可以找出一条两全的道路。



上一篇:
下一篇:

热门推荐


12 星座不为人知的「瘾」:牡羊沈迷挑战极限、金牛为小确幸花
12 星座不为人知的「瘾」:牡羊沈迷挑战极限、金牛为小确幸花
即便是你身边活得最健康的人,也一定有他不为人知成瘾的事物,有
12 星座与「相同星座」交往会怎样?牡羊难相处、天蝎神秘又複
12 星座与「相同星座」交往会怎样?牡羊难相处、天蝎神秘又複
世界如此的小,总有一天会遇到约会对象与你/妳的星座相同吧!但
12 星座专属恋爱密语,一句话就能打动他的心
12 星座专属恋爱密语,一句话就能打动他的心
前一阵子,网路上疯传「撩妹语句」,句句直导人心,但其实,最美
12 星座中的「超独立女友」:处女有自己的生活节奏、天蝎永远
12 星座中的「超独立女友」:处女有自己的生活节奏、天蝎永远
妳在恋爱中是小鸟依人、每天都要「爱的简讯」才觉得浪漫,还是超
12 星座会怎幺吻你?一个吻过所有星座的人,分析星座告诉你吻
12 星座会怎幺吻你?一个吻过所有星座的人,分析星座告诉你吻
30 岁的你达成什幺成就了?订婚了?存下第一桶金?还是成为世
12 星座变「毒瘤伴侣」的特徵:射手变控制狂、牡羊各种摆烂、
12 星座变「毒瘤伴侣」的特徵:射手变控制狂、牡羊各种摆烂、
你是不是觉得原本稳定的感情关係,好像逐渐开始变质了?你们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