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Z爱生活 >2008年总统选举媒体民调的运用与省思:选举推估与民意表达 >

2008年总统选举媒体民调的运用与省思:选举推估与民意表达


2020-08-08


本次总统选举结果,马萧配获得了58.5%的选民拥戴,长昌配亦获得了41.5%的选民支持。选后照例有一些媒体民调机构对外宣称,其选前民调结果的精準性,对于这些所谓「神準」的选举预测结果,笔者并不怀疑。然而,这些媒体民调机构所使用的选举预测方法,许多都是基于複杂的统计推估模型而来,而这些複杂的统计推估模型,对一般阅听大众来说是可望而不及的。因此,对于一般欠缺统计知识且不谙统计分析软体的人来说,如果可以有一套简单的方法,只要透过报章杂誌所公布的选前民调资讯,即能如民调专家般精準预测选举结果的得票率,岂非一件快事?


一般阅听大众如能透过媒体民调资料的简单运用进而正确预测选情,固然发挥了媒体选举民调的价值,然而,笔者认为,选举预测并非是评估媒体选举民调好坏的最高价值,除了选举预测的精确度之外,作为一个媒体民调机构,其所追求的另一价值应是积极扮演一个政治中立的角色,创造一个公平反映民意的民调访谈情境,让不同政治立场受访者的意见皆能在此公平的访谈情境中,无所畏惧的、无所隐藏的表达自己的意见。


因此,对于本次总统选举的媒体民调,本文想从一般阅听民众的角度出发,针对两个主题进行分析与省思:一、介绍一个简单的方法,帮助一般人如何运用媒体在选前所公布的选举民调资讯进行候选人得票率的推估预测;二,透过此一简单的比较推估法,推论媒体民调机构在台湾选民心目中的蓝绿偏向,并进一步省思媒体选举民调的追求价值所在。笔者希望,透过这样的观察与省思,能够帮助一般阅听大众对于媒体选举民调的解读与运用。

媒体选举民调的运用:选举预测的精确推估

推估方法

此处运用「选举民调比较推估法」来帮助一般阅听众大众如何使用媒体所公布的选举民调结果来推估选情。此种推估方法的具体程序可分为:「选择」、「採信」、「比较」、「推估」四大步骤:

一、选择

选择主要媒体民调机构于本次总统选举选前所公布的一些民调结果,并对这些选前民调结果依据媒体民调机构之不同进行列表整理。

二、採信

採信各家媒体民调中已表态选民对于本次总统选举两组候选人的支持意向。

三、比较

比较两组候选人在选前民调中所获得的「表态支持率」以及选后开票中所获得的「实际得票率」,并计算其差距。

四、推估

将此一差距除以民调中未表态受访者的比例,以得到推估参数,此一推估参数或可称为未表态选民对于两组候选人的「隐藏支持分配比例」,依据此一「隐藏支持分配比例」即可推估选举得票率。

实例观察

上述推估方法可以一些媒体的选前民调作一实例说明。

联合报的选前民调

一、选择

选择联合报于选前一个月所公布的选举民调结果,共四次。

二、採信

採信已表态选民对于「马萧配」与「长昌配」两组候选人的支持意向。以2/25为例,马萧配获得49%的受访选民支持,长昌配获得21%的受访选民支持,另有30%选民未表示明确投票意向。

三、比较

将表态支持率与实际得票率作一比较。以2/25所公布的民调结果为例,马萧配的差距为9.5%,长昌配的差距为为20.5%。

四、推估

推估未表态选民中的隐藏支持分配比例,以2/25选前民调为例,推估未表态选民中约有32%的比例会投给马萧配,约有68%的比例会投给长昌配。

将上述一至四步骤重複运用在其他几次的联合报民调上,可推估未表态选民在2/29民调的中投给马萧配与长昌配的比例约为13%比87%;3/9的选前民调中,约为32%与68%之比;3/10的民调中约为25%与75%之比。

如果将联合报在选前一月所公布的四次民调结果作一平均计算,则马萧配的平均支持率为51.3%,长昌配的平均支持率为20.5%,未表态选民的平均比例为28.2%。依据前述所指明的推估方法,可推估未表态选民中投给马萧配与长昌配的比例平均约为25%与75%之比。

2008年总统选举媒体民调的运用与省思:选举推估与民意表达

中国时报的选前民调

依循同样的步骤来看中国时报的选前民调,我们可以得到中时民调的未表态选民中,投给马萧配与长昌配的平均隐藏支持比例,分别为30%与70%之比。

2008年总统选举媒体民调的运用与省思:选举推估与民意表达

TVBS的选前民调

依循同样的步骤来看TVBS的选前民调,我们可以得到TVBS民调的未表态选民中,投给马萧配与长昌配的平均隐藏支持比例,分别为35%与65%之比。

2008年总统选举媒体民调的运用与省思:选举推估与民意表达

远见杂誌的选前民调

依循同样的步骤来看远见杂誌的选前民调,我们可以得到远见民调的未表态选民中,投给马萧配与长昌配的平均隐藏支持比例,分别为50%与50%之比。

2008年总统选举媒体民调的运用与省思:选举推估与民意表达

归纳模式

从上述对于四家媒体民调机构的观察与比较中,我们得到了一个重要的推估参数,即未表态选民投给「蓝」「绿」候选人的「隐藏支持分配比例」此一黄金推估参数。一般来说,阅听大众只要掌握了不同媒体民调机构的「黄金推估参数」,大概就可正确推估选举结果。

不过,这里的一个问题是,此处的「隐藏支持分配比例」或「黄金推估参数」係经过「事后诸葛」的「比较推估」方式而来,一个好奇的问题是,一般阅听大众能否在选前即掌握各家媒体民调机构的推估参数呢?也就是说,这个「蓝绿隐藏支持分配比例」有无一个特定的模式可供一般民众在选前即可窥知一二呢?经过一番归纳比较后,笔者发现,「未表态选民中的蓝绿隐藏支持分配比」大略会与「已表态选民中的蓝绿支持比」成一个「反比」的关係此处笔者将之称之为「反比规则」,现举例说明如下。

2008年总统选举媒体民调的运用与省思:选举推估与民意表达

先以表五中的联合报民调为例。联合报于2/25-3/10几次选前的民调中,马萧配所获的平均支持率为51.3%,长昌配所获的平均支持率为20.5%,因此共有71.8%表态选民,但仍有28.2%的未表态选民。经过一番推估比较后,未表态选民中的蓝绿隐藏支持比约为35%与65%之比。


另一方面,我们如果将未表态的比例扣除,重新计算蓝绿两组候选人在已表态选民中的支持比例,则蓝营的马萧配所获支持率将从原本的52.0%变成64%,绿营的长昌配所获支持率将从原本的20.5%变成29%,也就是说,已表态选民中的蓝绿支持比约为71%与29%之比。

所以,在联合报的民调中,「未表态选民中的蓝绿隐藏支持分配比」大略会与「已表态选民中的蓝绿支持比」成一个「反比」的关係,此一「反比关係」虽非完全符合,但已相当接近我们的预期方向。


「反比规则」在中国时报与TVBS的民调中得到很好的印证。从表五的中时民调中,我们可以看出,「未表态选民中的蓝绿隐藏支持分配比」与「已表态选民中的蓝绿支持比」之间,几乎完全是一个「反比」的关係。另外,在TVBS的民调中,我们同样可以看到,「未表态选民中的蓝绿隐藏支持分配比」与「已表态选民中的蓝绿支持比」之间,也几乎完全是一个「反比」的关係。


另一方面,在远见杂誌的民调中,此一「反比规则」则受到较大的挑战。透过表五中的远见民调结果我们可以看到,「未表态选民中的蓝绿隐藏支持分配比」与「已表态选民中的蓝绿支持比」之间,呈现较大的误差针对蓝绿候选人分别取其民调支持率的平均数,针对未表态选民亦取其未表态比例的平均数;

第三,根据此处所提出的「反比规则」,可约略窥知未表态选民中的「蓝绿隐藏支持分配比例」;

第四,将此一「蓝绿隐藏支持分配比例」用来推估未表态选民的可能选票流向,即可针对未揭晓的选举结果进行不错的选举得票率预测。


此一选情推估方法的前提之一是,我们必须假定选前十天到选举投票日当天之间没有重大的选情变化。对于总统选举来说,由于有选前十天禁止公布媒体民调的法律规定,对于一般阅听大众来说,他们只能单纯依靠选前十天所公布的媒体民调结果进行判读,一旦选情在不能公布民调的时间内发生重大变化,则运用此一方法所进行的选情预测,自然会产生很大的误差[1]

媒体选举民调的省思:民意表达的放心程度

媒体民调机构的蓝绿属性

未表态选中的「蓝绿隐藏支持分配比例」,可说是选举预测「比较推估法」的核心。


然而,除了作为选举预测之外,「蓝绿隐藏支持分配比例」另一个更为重要的意义是该数据也间接表示了媒体民调机构在选民心目中的「蓝绿属性程度」。根据笔者对此次总统选举的观察发现,台湾几家媒体民调机构未表态选民中的「绿色隐性选民」比例分别为75%、70%、65%、与50%。换句话说,绿色选民于接受联合报民调中心受访时,相较于中国时报、TVBS、或远见杂誌民调中心,会有较多比例不愿意透露其投票支持对象。


为什幺会如此呢?一个可以解释此种现象的观点就是所谓的「机构效应的沈默螺旋理论」。在这个观点下,受访选民倾向拒绝透露自己的投票意向给予和本身政治立场不相同的媒体民调机构。因此,绿色选民受访者如果认为某一媒体「愈蓝」,就「愈不愿意」透露其本身投票意向;绿色选民倾向不信任那些在他们眼里视为「亲蓝」媒体的民调系统,因为他们不相信自己的意见会得到公平的呈现,他们害怕担心自己的投票意向会受到不当的资讯利用。简单的说,绿色选民倾向将「亲蓝」的媒体民调系统为一个不友善的「敌人」,对于敌人,没有什幺好说的,就是让其知道的资讯「愈少愈好」,让自己的投票意向隐藏的「愈多愈好」。所以,此处「蓝绿隐藏支持分配比例」所透露的讯息是,远见民调中心在台湾选民心目中较为「中立」,TVBS民调中心在台湾选民心目中较为「偏蓝」;中国时报民调中心是「浅蓝」,比TVBS民调的蓝色属性要来的高一些;联合报民调中心则是「深蓝」,其民调的蓝色属性比中国时报及TVBS民调都要来的高。此种媒体民调中心的蓝绿属性光谱可如图一所示:


2008年总统选举媒体民调的运用与省思:选举推估与民意表达

此一媒体民调的蓝绿属性光谱告诉我们的故事是,联合报的民调结果会呈现较多的「蓝色民意」,也就是「蓝色选民意见的扩大化」,中国时报次之,TVBS更次之,而远见民调所呈现的结果既不偏蓝也不偏绿,最能公平表达蓝绿选民的民意。

民意表达的公平性

此种民调机构的「蓝绿政治属性」对于民意表达的公平代表性绝对是有其负面影响。在一个「深蓝」的民调系统中,蓝色选民的意见会被过度代表,绿色选民的意见则会被低度代表,反之亦然,如此一来,无异伤害到民主政治的精髓。


我们常说,民主政治的精髓是民意政治,其核心观念就是政治决策与政府施政应以多数民意趋向为依归,儘管在民主政治的实践中常见一些制度安排或民意表达系统会不成比例的放大、缩小或进而扭曲民意的表达,但民主理论学者总是存在者一个理想,就是希望要辨认并尽量矫正这些扭曲的机制,让民意可以被公平的呈现。民意调查号称是现代民主政治中最能反映民意的一套民意再现系统,媒体也常被外界赋予要扮演一个具有公共领域精神的民意论坛角色,但如果媒体民调所反映的不是民意的精準呈现,而是民意的一套压制系统,那媒体民调的精确性有什幺可夸口的呢?如果我们的媒体民调机构因为其特定的政治色彩属性印象让一些特定选民不敢在民调访谈中真实发声,反让一些特定选民过份扩大其媒体近用的机会,那媒体民调还有什幺可以沾沾自喜的呢?


笔者想说的是,在媒体民调机构竞相标榜其选举预测的精準度时,可否回过头来检视一下自己的民调结果中到底有多少比例的选民係因为「不放心」该民调机构的中立性,而不愿在媒体民调中出声呢?在台湾,绿色选民在一片蓝色民调机构中是属于意见相对沈默与弱势的一群,此一现象大部分应源于长期以来媒体拥有者本身的政治立场与新闻处理方式所致。媒体机构的拥有者、透过对于新闻室的採访编辑控制,设定了媒介报导的特定主题、影响了报导的时间长短或篇幅大小、框架了特定主题的报导角度,长此以往的结果即在阅听大众心中形成一种特定的「媒介偏差印象」,而媒体民调中心的蓝绿属性只不过是其所属媒体机构蓝绿形象的「反射」或「代罪羔羊」而已。对此,笔者认为,如果我们的媒体拥有者与媒体民调机构能够观察到此一现象,致力创造一个让「受访者放心」的民调访谈情境,让选民能够更为放心无虑的表达意见,以「民意表达的放心度」来作为另一个选举民调的追求价值,相信必能获得更高的讚扬。

台湾媒体準备好了吗?

笔者在本文中首先提出了一个「比较推估法」,来说明阅听大众如何运用媒体在选前所公布的选举民调资料来预测选举结果。其次,笔者针对媒体选举民调的价值作一反思,认为除了选举预测的精準性之外,应该还有可能存在另一种价值标準来评估选举民调的优劣,而这个另类价值,笔者称之为「民意表达的放心度」。笔者认为,「民意表达的放心度」应比「选举预测的精确度」更值得媒体民调机构追求,如果有一天,我们从选举民调中的表态支持率中就可以直接正确预测选举结果,而无须考虑未表态者的「蓝绿隐藏支持分配比例」,则我们可以很有信心的说,台湾的媒体民调已经不再是个民意表达的压制系统,而是一个令人放心的民意表达公平系统。对于这一个另类价值的追求,台湾媒体民调机构不知是否已经準备好了?

参考文献

陈俊明、刘念夏。〈民意调查与选举结果之推估比较:一个协助阅听大众解读媒体民调的新嚐试〉,《理论与政策》,12:52-72。

D’Alessio, D., & Allen, M. . Media bias in presidential elections: A meta-analysis. 133-156.


[1] 其他的假设前提与可能的误差来源可参见:陈俊明、刘念夏:70。



上一篇:
下一篇:

热门推荐


「地区营造产业发展及提升公共工程品质」座谈会
「地区营造产业发展及提升公共工程品质」座谈会
为培育地区工程产业与提高工程能量及人力,并建构友善工程环境,
「地方创生元年」国发会深化地方跨域联创生根基
「地方创生元年」国发会深化地方跨域联创生根基
面对台湾人口减少、高龄少子化、人口过度集中大都市,以及城乡发
「地海」勒瑰恩的小说课:写作天赋就是抱着耐性,反覆尝试写出好
「地海」勒瑰恩的小说课:写作天赋就是抱着耐性,反覆尝试写出好
曾经创作「地海」(Earthsea)系列的着名奇、科幻小说家
「地狱使者」宋承宪黑暗登场!OCN新戏《Black》接档《救救我》播出
「地狱使者」宋承宪黑暗登场!OCN新戏《Black》接档《救救我》播出
OCN在《Voice》、《隧道》、《Duel》和《救救我》之
「地狱新娘」光临花舞馆介绍浪漫婚礼布置会场
「地狱新娘」光临花舞馆介绍浪漫婚礼布置会场
台中花博后里马场园区花舞馆现正展出婚礼会场布置大赛作品,吸引
「地狱朝鲜」──在韩国,自由对多数孩子而言,是奢侈的梦
「地狱朝鲜」──在韩国,自由对多数孩子而言,是奢侈的梦
在韩国,能自由自在的孩子实在少之又少,不补习就会输人一截,父